互金创新将被全方位堵死是真的吗?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5月,又迎来了两份针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文件。

一份是人行出的针对互联网黄金理财业务的,一份是中国银保监会针对跨省票据业务和纸质票据业务的。

所以这两个一起写了,顺便写点看法。看完本文,各位一定有所收获。

01 被监管的互联网黄金理财

一方面,黄金交易市场发展势头很强劲。

数据显示,2017年上海黄金交易所总交易额再创历史新高,达到19.52万亿元,同比增长11.93%。其中,黄金成交量5.43万吨,同比增长11.54%,成交额14.98万亿元,同比增长14.98%。

另一方面,随着人们都开始通过互联网理财,互联网黄金理财平台确实也是鱼龙混杂。这也导致人行出台了《互联网黄金业务暂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

远望也看了不少解读,但总感觉没写明白。

因此,远望这里尽可能用大白话写,让大家用理财软件买黄金产品时不再迷茫。

《互联网黄金业务暂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

首先,互联网平台不可以自己开发黄金衍生产品,但是可以销售金融机构开发的黄金衍生产品,而且不能作为二级或多级代理销售。

通俗点讲,有一天,A机构说,「投资人们好,我开发了一款黄金产品,销售给你……」(已卒,被人行拍死)

再如,中国银行爸爸开发了一个黄金产品叫 「皮皮黄金」,那么A机构可以作为中国银行的代理,把「皮皮黄金」放到自己的互联网理财平台上进行销售。

但是如果跑出来一个B机构说,我也在我的平台上卖「皮皮黄金」,但我是从A机构代理的业务,这样是不允许的。

有没有想起那句著名的:「我的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同样,我的代理的代理,不是合法的代理。

其次,这个金融机构是指谁?谁才有资质开发黄金产品?

很简单,就两种机构可以。

(1)国务院和金融监管部门批准成立的黄金交易场所

目前我国就三家黄金交易场所:香港金银业贸易场、上海黄金交易所和天津贵金属交易所。

(2)具备上海黄金交易所银行间黄金询价市场做市商资格(含尝试做市商)的金融机构

这句话太长,说白了就是16家银行,远望给各位整理出来了。

(2017年度银行间黄金询价市场正式做市商)

(2017年度银行间黄金询价市场尝试做市商)

也就是,只有上述3家黄金交易场所和16家银行开发的黄金理财产品,才可以被互联网理财平台售卖。

事实上,远望注意到,目前80%以上的互联网理财平台都没有对接到这3家黄金交易场所和16家银行开发的黄金理财产品。

合规性最好的是陆金所——和有做市商资格的兄弟单位平安银行保持长期合作关系。

最后,互联网机构的注册资本应不低于3000万元人民币,且必须为实缴。远望也依据注册和实缴资本对互联网黄金理财平台做了个简单整理。

(注册资本3000万以上的平台)

(注册资本3000万以下的平台)

可以看出,所长毕竟是所长,注册和实缴资本都远远高于其他平台,堪称一骑绝尘,是目前唯一达标的平台。

此外,还有两类产品比较特殊。

(1)实物黄金交易

已经不属于黄金产品的概念了。远望认为只要是黄金交易所的成员,都可以开发自己的平台,投资人在其线上平台买卖黄金都是ok的。

上海黄金交易所会员的范围是很广的。据远望所知,买金呗的控股股东和黄金盈家的大股东都是会员。

其他平台,各位可以登陆「上海黄金交易所」官网,查询自己投资的黄金理财平台是不是正规上交所会员。

但要注意一点,上交所会员只能在网上做实物黄金交易,不能发行各位经常看到的黄金定期理财等衍生品。

(2)黄金ETF基金

黄金ETF是追踪黄金价格的指数基金。作为一个基金,只要基金公司开发,有基金销售牌照的互联网理财平台都可以销售。

02 被监管的票据理财

互联网票据理财平台,企业以银行承兑汇票或商业承兑汇票作为质押,以互金平台为中介向投资人借款。

因此,互联网票据理财平台可以归类为互联网资管平台或网贷平台。

如果单笔借款金额大多超过100万,只要有牌照就可以自称为互联网资管平台,按《29号文》的要求走;如果单笔借款金额均不超过100万,自称为网贷平台,按《57号文》的要求走。

也就是说,在身份定位上,互联网票据理财平台处于监管的阳光下,只要业务和资质符合有关文件规定,是有合法身份的,爱怎么玩怎么玩。

对于互联网票据理财平台,问题不是在互联网金融的政策上,而是出在票据这个行业上。

2016年是票据市场的分水岭:16年以前,是纸票业务,也是票据中介的黄金10年。但是2016年以来,出台了一系列监管政策,如电票大发展、上海票据交易所成立等等,都导致票据中介套利空间大大减小。

最近的一次监管,是半个月前。

5月2日,刚挂牌不久的中国银保监会,下发了《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办公厅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跨省票据业务的通知》(后简称《通知》),并于5月9日公布在官网。

这次的重点依然是强化监管,针对的是跨省票据和纸票业务。要求:

开展跨省电子票据和纸质票据电子化交易,并要求自《通知》印发之日起6个月后,停止开展跨省纸质票据交易。

远望个人认为,从大环境来讲,票据监管进一步趋严是好事。

远望曾写过不少中小农商行被各种势力控制的文章,可惜该文被和谐了。如果监管部门放任不管,任由资金在金融体系内空转,长此以往,风险不断集聚,最终出现系统性风险,那就真的不好玩了。

但从小环境来讲,以票据为中心开展业务的互联网票据理财平台从16年开始就越来越不好玩了。

该《通知》发出3天后,银票网就停止为金交所银票交易类产品引流。

(银票网官网公告)

03 几点看法

1、监管新元年

2018年必然是金融监管新元年。这是远望今年第N次强调这个论点了。

针对互联网金融——

《57号文》规范网贷平台;《29号文》规范互联网资管平台。

5月份又连续发布了针对互联网黄金理财平台和票据理财平台的文件。

甚至,以互联网金融为幌子的各类庞氏骗局都被一网打尽。

各位发现没,今年上半年经侦主动出手,强行介入的钱宝网、善林金融、云联惠,正是近几年最大的三个资金盘。

现在唯一还没被政策顾及到的灰色地带是基于原油的互联网理财平台。

这类平台也是上次投票的高票平台。但远望迟迟没有动笔的原因就是,文章写得再好,都不如监管部门的一纸公文。

2、投资人要理性

几个政策下来,要整改、要离场的平台有不少。

但是咱们不要给平台贴标签,不要认为有黄金理财产品或是银票理财产品就有政策风险,就一定有问题,就不能投。

黄金理财方面——

5月初,网信和工场微金的黄金理财产品都已经下架了,客服都说是运营调整,但是毫无疑问是因为监管政策影响。

但是这些平台放弃了嘛?显然没有。据远望所知,只是暂时剥离到一个独立的公众号上售卖了。看来是打算先保平台合规整改,再考虑产品售卖。

票据理财方面——

银票网上与金交所合作的大额产品正在清盘,平台全面转型为网贷平台,并利用金融科技推进电票交易—「银票通」的建设。

另一家票据理财平台票据宝同样在建设旗下票据交易平台「中国票据网」。

投资人很多时候关注不到平台的这些方方面面,但是相信我,面对监管,没有哪个平台会坐以待毙。

今年金融监管这么强,告别了很多,还是有些伤感的。

作者:远望君,微信公众号:互金远望号(ID:Fintechyw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