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雅游戏的中国竞价者:神秘中国藏家5.3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2017年11月23日,是美国的感恩节假期,类似于中国的“春节”。在这个本应阖家团聚的日子里,国际拍卖行佳士得美洲部主席马克・波特(Marc Porter)却乘坐16个小时的飞机,跨越大洋,从纽约飞抵香港。他心怀着热切的期望――为明年被称为“世纪拍卖”的洛克菲勒遗产艺术品拍卖,锁定潜在的亚洲买家。

  在位于湾仔的香港会展中心3楼,佳士得的秋拍展览正式拉开帷幕。秋拍拍品之外,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的部分藏品也在这里与潜在买家见面。大卫・洛克菲勒是美国石油大亨老洛克菲勒的孙子,今年3月辞世。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的藏品中不乏印象派诸多名家的作品。例如,莫奈著名的《睡莲》、毕加索的《拿着花篮的女孩》、马蒂斯的《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等。这并不是中国藏家最热衷的品类,但佳士得仍将香港定为全球巡展的首站。

  一来,由于洛克菲勒家族和中国渊源颇深,曾资助协和医学院等教育和科研机构。二来,也是看好亚洲藏家对西方作品的接受程度。洛克菲勒家族宣称,所得资金将全部捐献给包括哈佛大学、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等12所机构。业内人士曾对腾讯财经《棱镜》预估,洛克菲勒此批藏品的总交易额有望高达7亿美元(约46.07亿人民币)。

  随着中国超级富豪数量一举超越美国,以及新富高净值人群对艺术品这一财富投资品类的窥探,外资拍卖行顺应财富变迁,将更多眼光投向中国。这一在中国富豪陈东升眼中被称为“西方上流社会高雅游戏”的产业,正适应新买家的口味和需求。外资拍卖行也试图利用自身在西方作品上的长期积累,和内地拍卖行进行差异化竞争。

高雅游戏的中国竞价者:神秘中国藏家5.3

大卫・洛克菲勒坐在家中客厅里,背后是毕加索的作品《拿着花篮的女孩》   
拍卖之夜的竞价战场

  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中城的佳士得美洲区总部离知名的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仅隔了几个街区,区别是现代艺术博物馆用于公众教育,而拍卖行的本质,却是交易市场。

高雅游戏的中国竞价者:神秘中国藏家5.3

  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的藏品中不乏印象派名家作品,包括莫奈著名的《睡莲》

  每年国际艺术品拍卖的双巨头佳士得和苏富比的春拍和秋拍,就好似一场大戏。两家拍卖会会比拼着宣布此次拍卖的“镇拍之宝”,吸引全球的藏家、艺术品经纪商、艺术爱好者,前来一睹“芳容”。而这场大戏最大的悬念和高潮的一幕将在“拍卖之夜”揭晓。就像布置剧场一样,房间的陈设、温度、甚至拍卖师的音调,都考虑在内。“当场子气氛很热的时候,人们就会觉得市场也很繁荣。 结果就会很不一样。”马可・波特,这一曾是律师背景的美洲部主管,如今已深谙拍卖的艺术。

  11月13日,在纽约落幕的现代艺术品拍卖之夜,让马可・波特颇感振奋,尽管在一幅梵高的画作竞价中,他代理的客户输给了一名亚洲藏家,但却验证了西方作品在亚洲的接受程度。当时,面对梵高名画《有围栏的麦田和犁田的人》,马可・波特所代理的客户,曾志在必得。他未按照逐次调高100-200万美元的惯例进行叫价,而在4200万美元竞拍价公布后,直接拉升到5500万美元。但很快,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所代理的亚洲藏家,给出6000万美元的报价。短暂的竞价拉锯战后,最终由魏蔚为她的客户以含佣金5.39亿元的价格,赢得这件作品,创下梵高作品在拍卖史中第二高的记录。

  魏蔚在此后与腾讯财经《棱镜》对话时,仍未透露这位神秘亚洲买家的身份,但确认是一位香港的藏家,在拍卖前曾对梵高的画作进行非常深入、透彻的研究,并曾在拍卖前请教过梵高艺术馆的馆长。

  不同于大宗商品根据材质、重量或是人工付出来定价,艺术品的价格,除了最基本的鉴别真伪之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市场对作品在艺术史的地位以及收藏史的解读。而拍卖师在现场撩动气氛、不经意间制造场内的“竞争对手”的推波助澜,也成为竞价能否高出预期的关键。这个古老的行当也有一些“历史悠久”的“伎俩”,比如被称为“吊灯竞标”的做法,即场内并没有人提价,拍卖师也会指向吊灯或天花板,叫出价格,来制造竞价的氛围。这并不违法,但却让外人对艺术品市场总是“雾里看花”。

  面对艺术品市场是否不透明的质疑,马克・波特对腾讯财经《棱镜》表示,在他看来艺术品恰是最透明的交易市场,“和其他别的类型的交易市场一样,艺术品所有拍卖历史和藏家历史公开,而这个行业对买家身份守口如瓶。”而他同时表示,在新玩家入场时,感觉困惑不难理解。而拍卖行也会适时地通过酒会、论坛等方式,教授新玩家基本技能,包括艺术史以及如何参与竞拍的技法。

  “我才是买家,她为何紧张”

高雅游戏的中国竞价者:神秘中国藏家5.3

  2013年,王健林团队曾以1.72亿元价格,拍得毕加索的画作《两个小孩》

  马克・波特的此次香港之行,也为锁定市场上的新玩家。

  数据显示,亚洲藏家在国际拍卖行中的贡献,已经几乎和美国买家持平。他们不仅购入与自身文化共振更强的亚洲艺术品,而且对西方艺术品大胆出手。 马克・波特透露,在佳士得刚刚举行的印象派画作拍卖场中,三分之一的买家来自亚洲。通过在线竞价而最终未能买入作品的亚洲藏家,参与比例其实更高。中国超级富豪群体的崛起和参与国际文化定价的野心,让波特想要和这些潜在买家更为熟络。这位十余年来和洛克菲勒等美国名门望族交好的顶级交易人,还不敢轻言自己摸清了亚洲客户的喜好和需求。与西方不同,中国的“富人俱乐部”中有23%是企业家,而中国几乎所有的富人,都是在过去二十年大量积累财富。

  “从区域划分上说,亚洲藏家对艺术品销售的贡献,继续强劲。除了中国大陆以及香港继续扮演主要角色,台湾、印度尼西亚、日本和新加坡也可圈可点。”过去几年,王健林、王中军、刘益谦等中国商人或藏家在国际市场上参与竞价的做法,让外资拍卖行从惊讶转为习以为常。刘益谦曾在2015年以10亿元人民币拍下莫迪利亚里名画《侧卧的裸女》后自述称,竞价过程中帮忙喊价的接线员曾不时掉线,“我就跟她说,我才是买家。我都不紧张,她为什么紧张。”

  而中国的新玩家仍在不断涌现。根据瑞银和普华永道于10月底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尽管美国亿万富翁总资产仍占优,亚洲亿万富豪的人数已经在2016年首次超过美国,全亚洲637名亿万富豪中,超过一半来自中国。普华永道中国区合伙人詹姆斯表示,未来,中国的金融科技和先进制造业等领域,将有望涌现出更多亿万富豪。调查表明,以往中国超高净值人群的主要投资选择包括房地产、股票、基金。而当下,艺术正在成为新富人群感兴趣的新领域。

  国际拍卖市场中买家势力的变迁,几乎是宏观经济的晴雨表。18世纪四十年代开始,苏富比和佳士得先后在英国伦敦设立总部。二战后,欧洲元气大伤,而美国经济却因为铁路建设、电气革命、西部开发等原因,蓬勃发展。曾重金购买古典大师作品的美国人开始割断与欧洲的文化脐带,偏向“美国式艺术”,印象派和现当代艺术作品成为主流。苏富比和佳士得也分别在20世纪的50年代和70年代,设立美国办公室 。“我们知道如何在最合适的时间,进入新的市场。”佳士得全球区总裁彭肯南曾这样表示。

  嗅觉灵敏的苏富比和佳士得早已布局中国市场。早在2005年,佳士得就以商标授权的方式与北京永乐拍卖公司合作,借此试水中国,并拓展品牌影响力。此后的2013年,佳士得成为首家在中国获得拍卖执照,并可独立开展拍卖业务的外资拍卖所。而苏富比则选择和北京歌华文化发展集团联合组建苏富比(北京)拍卖有限公司,设立于顺义区天竺综合保税区内。但由于政策环境的限制,外资拍卖行在内地仍只能买卖珠宝和当代艺术品,而不能买卖古董或是中国古典绘画。后者才是中国收藏家花钱更多的领域。

  中国本土拍卖公司的崛起,也让外资拍卖行在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拍卖市场中,并不占优势。德勤2017《Art Tactic艺术金融报告》显示,中国当代艺术的品类中,保利和嘉德在2016年的市场份额占53.2%,在今年上半年优势扩大至64.2%。

  潜在藏二代养成记

高雅游戏的中国竞价者:神秘中国藏家5.3

1987年,日本藏家曾以3990万美元的价格购入梵高的《向日葵》,创历史记录

  于是,选择差异化经营的外资拍卖行,耐心地给中国藏家们讲述毕加索、莫奈、莫兰迪,包括文化价值和投资价值。如果能将中国藏家引入这个国际统一标准的西方作品投资俱乐部,老牌国际艺术品中介,包括拍卖所、私人银行、经纪商百年积累的人脉和专业优势,将尽显无疑。

  2017年11月,随着达芬奇《救世主》拍出4亿美元落槌价的消息传至全球,艺术品投资“暴利”的可能性,像童话《魔笛》中迷幻乐曲般撩人。1958年,同一幅作品被一家收藏机构拍卖时,成交价还不足100美元。

  但一位纽约的艺术经纪商却泼了凉水。他对腾讯财经表示,尽管中国藏家日益走向成熟,但许多新富人群在咨询艺术品时,仍有短线炒股般的惯性思维。实际上,艺术品投资不应寄希望于暴利。“美国人投资艺术品,除了可以享受税收优惠之外,也是抗经济周期的一种投资类别。私人银行往往建议客户在投资组合中放入少量艺术品投资,即使这部分的收益,需要漫长等待,甚至无法在有生之年获得。” 他同时表示,在全球艺术品市场经历2015年的低谷后,今年上半年的回暖趋势,或将引发投机者的重新进场。2017年《Art Tactic艺术金融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高净值客户总计将1.62万亿美元用于艺术品品类的投资,预计十年后,这一金额会达到2.7万亿美元。

  由投机和自满情绪催生的艺术品市场,曾有惨痛教训。1987年,佳士得将梵高的《向日葵》以3990万美元的价格售于日本藏家,价格达到此前绘画作品最高拍卖记录价格的三倍。但此后随着日本经济泡沫破灭,许多银行和大企业为了回收资金,纷纷将梵高、雷诺阿等名家作品,以低廉的价格重新卖出,展现艺术品投资风险并存的“暗黑面”。

  但包括马克・波特在内的行业人士仍认为,随着中国高净值人群个人眼光的国际化,借助职业的顾问和投资团队,会以更理性的态度,面对艺术品投资,避开“土豪”心态。而随着很多中国“富二代”开始执掌家族生意,本身海外留学的教育背景,也会让年轻一代藏家更有主见。外资拍卖行理想的愿景,是能够发掘锁定中国版的“洛克菲勒家族”,维持长久买卖关系。

  问及马克・波特自己个人最喜欢的洛克菲勒收藏品时,他显得格外谨慎,似乎担忧自己的评价会影响市场判断。他思考了许久,然后表示,个人最喜欢的是乔治亚・奥基夫(Georgia O'Keefe)于1931年画的《景观(Landscape)》,“ 她是美国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在二十世纪初的山脉中勇敢地作画,一个人。 像洛克菲勒家族的许多女性一样,她喜欢冒险、时尚、也热爱自然,同时也是个思想家。”